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杨飞云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杨飞云谈中国油画现状:现在缺少的是水平

2011-04-30 23:49:52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孟玉芳
A-A+

中国油画院院长 杨飞云

  现任中国油画院院长的杨飞云,前几日谈及中国油画发展现状的问题,这样说:“中国的油画应该说是有一个很大的热度,从事的人群是前所未有的,人类历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在世界范围内比较,中国人目前学画的人数特别是学油画的人数是空前的,特别是里边有才能的人之多,这是罕见的,再一个是从油画本身这个品种,就是架上绘画这个品种,对其所能达到的可能性创造是前所未有的,中国人做了所有的探索。我可以这么说,就是再发明一种新的样式,我都觉得很难了,因为就是把横面展开的可能性都用了,每一个人都在尝试着各种各样的可能,从事油画的人群之众,有才能的人之多,尤其年轻人更是很活跃的,所以他在横向展开的这种余地,已经不太有什么可能性了,我的感觉现在缺少的是水平。”

  而对于山艺术基金会正在进行的俄罗斯油画巡回展,杨飞云表示希望5月5日展览在中国油画院这一站的举办,能让我们从事油画创作的年轻人看到差距。他说,“我希望的是我们能够看到差距,如果简单地说这个是过时的或者简单地说他们的东西,没有什么新鲜的,其实这是我们年轻人容易犯的毛病,为什么?我刚才说新鲜已经不可能,除非你不搞绘画,搞别的,搞架上、架下的,什么多媒体的、装置的、行为的,还有什么各种各样的可能,你创造一种方式,你不用绘画,观念就可以,但是你一旦要在绘画上做就会有一定的启发,一个是它有一个内在的水准,这个水准就是绘画,就像音乐一样,音乐有一个难度,音乐本身的一个东西,而至于说用音乐表达的方式,你要知道就是各种各样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搞出一种声音,一种心象或者是艺术观念上的一种东西,但是在水平上没有或者是很难,有的甚至跑出音乐之外去,搞音乐的不拿音乐水平来说话,而是音乐之外的事,搞绘画的不拿绘画来说事,说别的,靠别的来说,所以这个东西就不好说了。但是我要说的是绘画,有好多年轻人的绘画受一种理论的影响,或者是他不搞绘画,他搞别的,比如你现在弄这个电脑,完全可以用这个机器可以搞艺术,为什么我非要用手去画画,这是另外的,但是绘画和舞蹈和音乐不可能消失,也不可能死亡,哪一天音乐不要了就等于是就会有问题,所以我要说什么呢?我要说从绘画上看,从社会化的年轻人看,这一次展览会有一些启发,一个就是他和中国人的渊源上很接近,就是我们走的这个过程,俄罗斯也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们有共同的前提。第二个他们在受世界影响,我们也在受世界影响,他们也偏东方一点的西方,还是有很多的地方,有一些可以共同面对的问题,过去他们画现实主义的,我们也是画现实主义,现在面临一个他们在绘画语言或者画面探索的可能性上,他们也在做,当然有一个俄罗斯和中国之差,但是他们的水平是很好的,我们现在比如说写实绘画,好多年轻人,好像拍个照片,画出一个照片效果就是写实,就是古典效果,其实是很肤浅的,你们也知道写实绘画或者是古典绘画没有一张作品拿照片能够取代,而且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照片的效果。所以他们在这一点上做得比我们好。

  还有一个,我们有的时候在样式上、符号上下足了功夫,但是可能也是把绘画贬低了或者扔掉了,或者是丢失了,他们也有符号化、样式化的倾向,可是他却在绘画上保留这些东西,我想这几个方面可能我还没有看到原作,只看到画册,但是好多年轻人会觉得他们的东西粗糙,俄国人确实有一种粗犷的厚重他在制作上,不像中国人这样的精巧,反复打磨、细腻,他们不这样,他们不拘小节,而且俄国人在思考上,他把重要的问题看得更重要,把不重要的地方看得比较忽略些,中国有可能像东方人、像日本人就知道把工艺性的东西,细致性的东西看得很重;俄罗斯在大情怀上就是宏大的很深刻的东西,质朴的东西,或者是有力量的东西,像柴可夫斯基,像苏里科夫的绘画,或者托斯陀耶夫斯基那样一种精神上的东西,这些不是我们的长处。其实在这些画面里面是有着内在的思考。所以我觉得在现在拿这样一批作品展览是有他的很强的现实意义的,因为对小年轻来看,他几年不屑于看,现在把原作拿过来看,我想还是这些东西,就是这样看问题。”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杨飞云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